中国科学院与“两弹一星”纪念馆
中国科学院“攻坚克难 爱国奋斗”党员主题教育基地

 

196810月,在这本该举国欢腾的月份里,几十粒安眠片,让一枚闪耀的巨星坠跌了。周总理接到消息,脸上挂满了泪水。总理不敢相信,打电话向各方询问,确认这个事情。但是,一切消息都是真的,一代科学巨匠就这样含恨离世,举国悲恸!

 

他是“两弹一星”元勋,也是我国著名的气象学家、大气物理学家、空间物理学家,更是我国气象动力学、地球物理学、空间物理学的奠基人——赵九章

 

从“581小组”到“651设计院”

 

1957104日,苏联发射了世界第一颗人造卫星“斯帕特尼克1号”,震惊了全世界。外国的科技实力也让中国的科学家们热血翻腾:我们伟大的中国为什么不能有这些?新中国要想在世界上站稳脚跟,核武器、人造卫星一个都不能少!

 

1958年初,钱学森、竺可桢、赵九章三位科学家联名向中央上书,建议中国也应该开展人造卫星的研制工作。

 

 “鸡蛋大小的卫星我们不抛!”这是毛主席给的命令!要知道,苏联发射的第一颗人造卫星是83.6公斤,美国发射的第一颗人造卫星为8.22公斤,法国当时也在准备发射第一颗卫星,日本的人造卫星也在计划当中。

 

中国的人造卫星一定要比他们的大,一定要比他们的有分量!

 

中国科学院为了人造卫星的工作专门成立了“581小组”,组长是钱学森,赵九章任副组长。但是“好景不长”,1958年的大跃进让全中国各地都在“放卫星”。这个国力能支撑起人造卫星工作吗?刘少奇说的 “二三年赶超英国”能实现吗?

 

19586月,中科院提出要放重型卫星的计划,作为建国十周年的贺礼。但这年10月,赵九章为团长的“高空大气物理代表团”去苏联进行了为期70天的考查访问。归来之后,他向中央讲述了我国的科技实力以及国情在发射卫星工作中的差距,建议暂时调整空间技术研究到简单的气象、生物火箭之中。

 

196410月,中国成功爆炸了第一颗原子弹,后来又发射成功中远程导弹,卫星的载体问题已经被攻克了。三年自然灾害也已经落下帷幕,中国的经济实力也有了一定的复苏。这时候,赵九章把一直放在心上的人造卫星问题又提了出来。一封工工整整的信被当面呈交到周恩来总理手上。

 

 

中科院的人造卫星方案《关于发展我国人造卫星工作的规划方案建议》得到了党中央的重视,将此任务命名为“651”任务,并成立了“651设计院”,赵九章任院长,卫星总体设计负责人为钱骥。

 

时隔7年,赵九章两次上书,中国自己的人造卫星工作终于如火如荼地展开了!

 

他爱的是新中国

 

他一心只想科学救国,出身于中医世家,本打算从事自己喜爱的文学。但是“五四”运动深深震撼了他。他考上了清华大学物理系,后来又通过课庚款考试,进入德国柏林大学,师从气象大师菲克尔。

 

学成回国,就任于新南联合大学。后竺可桢慧眼识珠,推荐到中央研究院气象科学所工作。解放战争后,中央研究院奉命迁往台湾,但是他和所内一些科学家坚决不走,决定留下来,迎接新中国的诞生!

 

他的女儿赵理曾回忆起当时,竺可桢先生为了不迁走躲起来了,爸爸说:“不行的话,我也躲起来?!”

 

新中国成立之后,赵九章积极参与中国科学院地球物理研究所的组建,后来又积极参与到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筹建。后来他还亲自在中科大授课,记得有次地球物理所两位退休的老所长,回忆起恩师的谆谆教诲,不禁泪流满面。他还拿庄则栋、李富荣的例子鼓励学生,让他们要向乒乓球选手一样打到世界舞台上去,要有当冠军的气概!

 

从中央研究院气象科学所,到中科院地球物理研究所,再到大气物理、地球物理、空间物理所;从十几个人到几千个人,他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科学,更奉献给了新中国!

 

做学术上的“富翁”,生活中的“铁公鸡”

 

赵九章最先把数学和物理引用到气象学之中,打破了纯描述式的气象学,为世界的气象预报工作做出了突出的贡献。

 

赵九章在西南联合大学当教授时,生活是十分清贫的。他常常穿着打满补丁的衣服。甚至有一条用长裤改成的短裤。他的夫人吴岫霞也有一条打着32个补丁的裤子。女儿赵理曾出生时的第一件衣服竟然是用母亲的袜子改的!

 

有次搬家,赵九章家的东西用一辆小马车就全部装完了。吴有训说:“看到九章搬家时那点东西,我就难过得要掉眼泪。

 

赵九章对自己的生活“十分苛刻”,但是对于党和国家都是十分大方的!因为他没有入党,没法交党费,十分遗憾。但是自己是工会会员,那这个会费是要交的吧。所以每月工资一发,他就马上交上会费,一直交到自己成为“革命群众”口中的“反动学术权威”和“牛鬼蛇神”。

 

一颗明星的陨落

 

且不说命运是多么的捉弄人,赵九章一出生便与国民党有扯不清的关系。赵九章是国民党元老戴季陶的外甥,年轻时做过戴的机要秘书。但是正是这个命运的玩笑,让他首当其冲,陷入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泥潭,终究无法自拔!

 

脖子上带上重达几十斤的“反动学术权威”的方正牌子,头上顶着高高的帽子,每天都到大街上游逛一圈。人老了,腰有了毛病,弯不下去,造反派就用烟头烫他,腿上、腰上、嘴上,但烫完了,他的腰始终没有弯下去!

 

虽然在遭受惨绝人寰的批斗,甚至坐上了“喷气式飞机”,但是他心中一直燃着人造卫星的梦想。白天被批斗,晚上搞研究。同时他也坚持相信着,“党中央了解我”!

 

他是一位女儿眼中的慈父,对亲人朋友是温柔的,对这个世界也是温柔的。可是这个世界对他却是残酷的!好友姚桐斌被造反派活活打死在家中,想托中央的老友、外交部长乔冠华问问中央对知识分子的政策,却也联系不上他。一封迟迟未到的请柬更让他心中万念俱灰!19681026日清晨,他在自己家中用几十颗安眠药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享年61岁。

 

当周总理接到罗舜初的电话,得知赵九章逝世的消息时,泪流满面!谁知道那封国庆阅兵的请柬,早在十月一前3天便已送出,但是被造反派握在手中。如果赵九章知道这个消息,是不是会稍微宽慰了呢。

 

虽然他没有亲眼见证“东方红一号”的冉冉升起,但是,中国的上空永远多了一颗属于他的明星!

 

“壮士一去,大树飘零。壮士不还,寒风萧瑟。”

 

这是赵九章生前最喜欢吟诵的诗句,而如今,他的一生也被载入不朽的史册!

 

 

 

本文参考:

《风干的记忆——中关村特楼内的故事》(边东子);

《缅怀我们的父亲赵九章——为纪念父亲一百寿辰而作》(赵燕曾,赵理曾);

 

 

作者:纪念馆讲解员 刘翠翠